中華經濟研究院
  • Economic Indicators Of Taiwan
    PMI台灣採購經理人指數
  • Economic Forecasting Of Taiwan
  • 汽車燃料使用費徵收制度之研究
  • 兩岸金融資訊中心
  • 燃料電池示範運轉與推動辦公室
  • 台灣東南亞國家協會研究中心
  •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
  • WTO及RTA中心
  • 台日科技資訊網
  • 國際經濟情勢(雙)週報暨動態指標
  • WTO及RTA中心圖書館
  • 中華財經策略協會
  • 張麗門紀念圖書館

時論及政策廣場

溫麗琪:台灣的選擇-從電價審議 看台灣未來的再選擇



  台電最近向經濟部建議,當初興建核四廠所產生的2,838億元損失應納入電價調整,並希望電價審議委員會能同意以電價分年攤提,降低對電價的影響。雖然此一建議是政府遲早必須面對的問題,但筆者實在無法認同電價作為分擔政治人物錯誤決策的工具。然而,電價究竟應直接反映發電成本,還是反映國家發展目標,則是非常值得思考的課題!


  這個課題與台電到底是否應承擔國家發展目標?台電應該民營化或國營?也有極重要的關聯性。如果台電是一家民營企業,利潤極大、成本最低才是其真正發展目標,按理,台電會選擇以最低的成本發電方式,如燃煤和燃油等,並無可議。然而,台電是國營企業,也因此運作經營上一直飽受政府政策困擾,電價不能漲,虧損不能攤,老闆公婆何其多,就連核四攤提虧損也必須求救費率審議委員會,使得電價費率越來越政治,也離電力真實市場越來越遙遠,而台電的專業性更是經常飽受爭議,令人為台電叫屈。


  國內目前電價費率公式的設計目的,是反應每度電的平均發電成本,也因此,凡發電成本上相關費用,如燃料、稅捐規費、折舊、利息、用人費用、維護費、加上其他營業費用都是成本計算的範圍。當所有成本項目加總、扣除綠色電價和其他營業收入,再加上合理利潤3%~5%,即成為當年度之發電總成本。再分攤到當年度的售電度數,即是費率委員建議參考的每度電的平均電價。然而,此一費率公式在費率審議過程中,屢屢受到很多的挑戰和討論,如:


  1.環境外部成本是否應該被納入電價考量?我們發電考量成本時,主要的發電方式應來自於燃煤、燃油或燃氣,這也是為何目前燃料費用即佔最大發電成本比例,約60%;燃料價格的波動也一直主導著國內的電價起伏。但也因此,造成台灣對空氣污染、全球暖化的貢獻比例直線上升,在國際上的環保相關排名則節節下滑。


  2.高質化電力創新的相關系統成本是否應該被納入考量?一個高質化社會應該不希望有颱風所造成的停電、跳電的損失、更不希望有任何能源安全事件的發生。然而在臺灣,相關突發狀況的成本並未被考量,甚至估算進入電價,例如,我們鼓勵智慧電網的發展,但截至目前為止,台電裝置智慧電錶的用戶少之又少,而先進國家,智慧電錶視為必備。如果節能、儲能和能源安全等發展相關成本反應進去,很自然地,臺灣的電價不應該這麼低,臺灣的發電選項也可能改變。


  3.國家能源或經濟發展目標是否應該納入費率公式考量?費率公式本身強調發電成本,因此,若發電上選擇燃煤或燃油為原料,則相關成本即為費率估算的主要基礎。然而,現行能源政策要求再生能源發電佔發電來源之30%,如果維持在原來發電方式,顯然目標永遠沒有達成一天,若想達成再生能源發電目標,是否很多必要的投資成本和發展所需的費用納入電費考量,就是觀察上的重點了。


  台電若是民營企業,以上三者皆可不理會;但身為國營,以上三者都需面對,因為要訂定一個真正發展經濟、甚至有效平衡經濟與環保的全民福利電價,需要各界思維的統整。事實上比較好的角色扮演,是政府只管能源政策,而台電扮演電力市場的業者,負責市場營運,而非目前權責不輕的亂象。


  在台灣,大多數人只擔心電價上漲,不漲電價似乎是主要期待,所有的思維都還是停留在工業界能夠不增加成本,經濟才會好的落伍想法!造成台電沒有創新的動機,沒有增加相關新技術的投資,這也是為何在國外推動的儲能、新能源、需量競價政策、智慧電網、或再生能源等在國內都難以推動的主要因素。


作者:溫麗琪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主任

資料來源:工商時報 2017年07月07日

財團法人中華經濟研究院版權所有 TEL:+886-02-2735-6006 地址:台北市大安區長興街75號

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 最佳觀看解析度1024x768

Copyright©2008 Chung-Hua Institution for Economic Research,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中華經濟研究院個人資料保護安全政策暨隱私權聲明